华菁证券配资www.hs.sn.cnPosition

当前位置:华菁证券配资www.hs.sn.cn > 华菁证券配资www.hs.sn.cn >

咨询电话:
“工资单”里A股图鉴:千万“打工皇帝”安在“潦倒者”年薪不够罚款

作者:admin  时间:2020-05-18 13:24  人气:167 ℃

在数千家上市公司群体中,还有85家上市公司董事长、54名总经理年薪不到10万,10家上市公司金额前三的高管薪酬合计不超过30万。

且在公司增亏的情况下,王忠军2019年的年薪还较2018年增长了15.27%。

值得一提的是,从*ST凯瑞当前的状况来看,公司处境风雨飘摇,高管层也不断换届。其中仅2019年从公司领取薪酬但目前已离职的高管数量高达9名。

在这一背景下,是否有表现不佳的企业高管,领“巨额工资”侵占上市公司利益?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行业的业绩水平也高于其他行业,2019年,银行、非银金融、房地产上市公司平均净利润分别为471.91亿元、54.83亿元和22.37亿元。

而类似于此类上市公司业绩不断下滑,但高管薪酬却持续增长的现象并不少见。

其次是银行业,平均每家企业管理层年度薪酬总额为2084.91万元;排名第三的房地产业,该数值也高达1580.04万元。

此外,部分上市公司在巨亏的情况,也未影响高管领取高薪。

已披露的数据中有549家企业董秘年薪超过百万。

2019年*ST凯瑞实现营业收入1532.67万元,同比下滑38.78%,实现净利润854.12万元,通过债务重组勉强扭亏。

21世纪资本研究院认为,对于部分风险和经营压力较大的上市公司而言,高管薪酬过高无疑会侵蚀企业利润和股东利益,上市公司高管不该一味追求高薪酬,而投资者也须对高管的实际价值与对公司的重大贡献进行考察,判断高管是否值得高薪酬。

金融“造富”能力强高管薪资两极分化高薪与业绩反向增长

如永吉股份邓代兴2019年从上市公司处领取的报酬仅为1000元。不过公司总经理、副总经理、财务总监、董秘等一众高管的税前报酬均在51万元以上;中海达董事长廖定海年薪为2400元,此外,盾安环境、科力远董事长年薪分别仅1万元。

“富豪”董秘并非常态。截至目前,有151家上市公司董秘2019年领取的薪资不到15万,更有甚者,在部分风险公司中,董秘不仅薪酬惨不忍睹,还常年提心吊胆。

作为信披的直接负责人,一旦公司未按规定披露,董秘必然难辞其咎。尤其是在新《证券法》体系下,违法成本大幅提高,监管力度也日趋严格。

因重组未达预期,该公司已经抽回派驻人员。

据21世纪资本研究院统计,2019年巨亏超过10亿的95家上市公司中,*ST东科、*ST安信、*ST中天、金科文化、恺英网络等16家上市公司高管总薪酬超过千万。

目前已披露2019年数据的上市公司中,平均管理层薪酬最高的为非银行业,79家公司中,平均每家企业用于管理层薪资发放的金额高达2290万元。

其中占比最高的莫过于顺钠股份,2019年净利润仅为292.44万元,但当年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报酬合计927.58万元,是净利润的三倍有余。

但2018年、2019年,张彬在*ST凯瑞的薪酬分别只有8.1万元、8.2万元,这也就意味着,其一年的工资尚不足以缴纳罚款。2019年5月,似乎预见到危机的张彬火速辞去公司董秘一职。

在这一背景下,A股上市公司董秘的待遇如何呢?

其中,不少公司因为高管薪资过高,引起中小股东“声讨”。

2018年谢飞鸣领取的年薪高达3169.67万元,但2019年6月,谢飞鸣离职,但其在短短六个月内仍然从方大特钢获得了4122.46万元的税前报酬。

21世纪资本研究院研究员杨坪

但反观另一边,同样是A股上市公司,有的董事长年薪还不到一万块钱。

较为典型的是华星创业,公司2019年实现净利润-2.14亿元,上年同期公司盈利1093.44万元(2018年、2019年扣非净利润均为负值),但公司管理层薪酬总额却从2018年的增长185.24万元激增至2019年的421.88万元。

吴向东2019年2月才加入华夏幸福的,2019年华夏幸福实现营收1052.1亿元,同比增长25.6%,首次突破千亿大关。

宏观经济换挡,新冠疫情当前,国内外重重挑战。强有力的管理团队,是保障上市公司稳定经营的重要条件。

具体到企业而言,对高管最为抠门的莫过于*ST凯瑞。

21世纪资本研究院统计发现,目前设有董秘且公开披露了董秘薪酬的上市公司合计3479家,董秘们总薪酬为23.39亿元,即平均每家上市公司董秘的薪资为67.22万元,但有2333家企业的董秘并没有达到平均线,占比约为2/3。

具体到个人来看,不同企业的不同高管境遇也并不相同,尤其是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的“定海神针”,董事长一职的待遇在一定程度上也能代表企业对于高管的态度。

其2019年合计薪资高达3868.93万元,抵得过一家中等创业板企业一年的净利润。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董事长之外,上市公司体系内另一大重要高管职位董秘的薪酬也是各方关注的焦点。

同是“总经理”,甚至同是上市公司“总经理”,工资单可有天壤之别。

哪些公司“钱少事多还背锅”,哪些公司“钱多事少离家近”?

较为典型的*ST凯瑞前董秘张彬,2019年7月,*ST凯瑞收到证监会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公司因为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罚款60万元,时任董秘被证监会罚款10万元。

21世纪资本研究院发现,高管薪资发放较高的上市公司规模、盈利能力及行业地位,均居于前列。

截至5月8日合计有披露员工薪酬的上市公司3571家,其中华夏幸福联席董事长兼总裁吴向东荣登2019年A股年度“打工皇帝”。

21世纪资本研究院认为,前述领取“低薪”报酬的董事长均为民营企业掌舵人,且同时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当民营企业董事长同为公司实控人时,董事长低薪酬可减少成本,降低公司业绩敏感度。

2019年管理层年度薪酬总额仅56.03万元,其中董事长纪晓文从公司领取的税前报酬仅8万元,不过纪晓文从2019年6月才正式履新董事长一职,公司前董事长孙俊2019年任职5个月,从公司领取的报酬为2万。

薪资最高的光线传媒董秘侯俊,年薪高达672万元,万科董秘朱旭紧随其后,年薪568.3万元,绿地控股董秘王晓东年薪也超过了五百万。

此外,A股年薪超过千万的董事长还有鹏鼎控股沈庆芳(2661.28万元)、迈瑞医疗李西廷(2291.88万元)、金科股份蒋思海(1939.19万元)、伊利股份潘刚(1934.47万元)、药明康德李革(1805.86万元)、中南建设陈锦石(1461万元)、万科A郁亮(1251.70万元)等10名企业家。

21世纪资本研究院统计发现,2019年,有19家上市公司管理层年度薪酬总额超过公司净利润,170家上市公司高管薪资总额达到公司当年净利润的30%。

不过,并非所有人都有吴向东的能力与“运气”。

21世纪资本研究院研究数据显示,截至5月8日,除了约百家企业因疫情等原因延期披露年报外,A股2019年年度报告基本披露完毕。已披露财务数据的3800余家上市公司,合计实现营收50.55万亿,同比上年同期增长了8.78%,实现净利润4.15万亿,同比增长6.68%。

仅沪市,2019年就有110家上市公司、533名“董监高”被实施纪律处分或监管关注。

在上市公司高管薪资两极分化的背后,21世纪资本研究院注意到,尽管大公司、高品牌更容易出高薪,但高管薪资的高低与公司的经营业绩并不完全“挂钩”。

在2019年的薪资排名上,华夏幸福联席董事长吴向东以3868.93万元的高薪冠绝A股,而在上一年,“打工皇帝”的宝座还被方大特钢时任董事长谢飞鸣占据。

6家上市公司用于支付的管理层年度薪酬总额超过亿元,显著拉高了平均水平,分别是中信证券(1.55亿元)、华夏幸福(1.41亿元)、方大特钢(1.34亿元)、中国平安(1.30亿元)、迈瑞医疗(1.17亿元)和三一重工(1.12亿元)。

平均每家上市公司管理层薪资为830.36万元,但实际上管理层总薪资超过平均水平的企业只有1106家。

21世纪资本研究院研究统计,目前已披露相关数据的3676家上市公司管理层合计薪资305.24亿元,较2018年的281.56亿元增长了8.41%。

华谊兄弟在连续两年巨亏(2018年、2019年分别亏损9.09亿元、40.23亿元)的情况下,公司高管的总薪酬却一直维持在1300万元左右水平,董事长王忠军也一直保持着两百万以上的高薪。

21世纪资本研究院统计发现,2019年,有151家企业在管理层年度薪酬总额大幅增长(增幅超过30%)的情况下,业绩却大幅下降(净利润降幅超过30%)。

分行业来看,金融业、房地产仍是最“挣钱”的领域,这些行业是最有能力,也最愿意将薪资投入到人力当中,平均每家公司管理层薪资要远超过其他行业。

某上市公司高管在与21世纪资本研究院沟通时表示,在该上市公司任职期间,未获得一分钱工作薪资。该高管为股东方重组后派驻,仅在股东方领取了基本工资。

与前述热门行业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国防军工的高管或许是最“穷”的群体。

68家国防军工上市公司合计投入到管理层薪资的金额为3.98亿元,平均每家企业管理层年度薪酬总额为584.61万元,其中亚星锚链、江龙船艇金额前三的高管薪酬合计分别仅为81.43万元、95万元。

公司2019年经历的两任董秘,在当年则分别领取了6万、8.2万元的税前薪资,加起来税前年薪也只有14.2万元。